她靜靜地躺在病床上,他坐在病床旁邊的躺椅,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電腦,護理師推門走進來,瞄了他一眼,對他說了一句話,一句讓他這輩子都永遠無法忘記的話。
 
聽到他說的這段往事,讓我想起多年前的某一個早上,那天當我準備出門上班,按照慣例我會和坐在椅子上的阿嬤道別,平常阿嬤總是點點頭示意。但那天早上阿嬤卻握著我的手,我感覺她那天握得特別緊,彷彿用盡了她所剩不多的力氣。
 
眼看離打卡時間越來越近,我稍微用力的拉開阿嬤滿是皺紋的手,用哄小孩般的語氣說:
「阿嬤~我要去上班了...」已經不會說話的她,表情似乎有點生氣,但我並不知道為什麼。
 
說到阿嬤,我突然想起阿公,那天阿公坐在椅子上,閉上雙眼、皺著眉頭,離開家門後,我在外頭吃剛完早餐,突然手機鈴響,我接起來,電話那頭出現的,是一句被擠壓過的聲音,正顫抖著:「郁棠,你在哪裡?阿公走了...」
 
掛上電話,我騎機車衝回家,打開門後,看到一動也不動的阿公,我流下眼淚。
 
為什麼阿公生命的最後時刻,我卻無法陪在他身旁,只因我得工作,沒有自由。
 
阿嬤緊抓我的手的那天,因為白天工作忙碌,我很晚回才到家,阿嬤早就被印傭抱回房間休息,昏黃的燈光下,我望著阿嬤的房門,悄悄地打開看了一眼,很奇怪,平常的我是不會這麼做的。
 
隔天早上五點多,我在夢裡聽到印傭焦急地呼喊:「阿嬤沒有呼吸了!」睜開眼睛才發現原來這並不是夢。
 
為什麼前一天早上我要急著甩開阿嬤的手?只因我得工作,沒有自由。
 
那一天我無法弔念、無法進食,之後我足足病了一整個月、躺了一個月。 
 
她也在醫院躺了一個月,那天護理師對他說:

「家屬如果有空,幫家人按摩一下,這樣她會比較舒服。」
 
床上躺著的人是她的母親,將不久於人世。但他沒辦法放下手中的電腦,因為電腦的另一端,還有人正在等著他的案子。他只能怯怯地說:「好,我知道...」但敲打鍵盤的手指沒有停止,而眼前卻開始一陣模糊...
 
他說他一輩子忘不了護理師說的那句話,他不怪護理師,那是她的職責,但他恨透了自己,因為他連母親臨終前的陪伴都做不好。
 
那時的我們都為了生活必須工作,而錯失了陪伴至親的最後時刻,我們都是沒有自由的人。
 
他告訴我這輩子不想再有任何遺憾。我跟他說,我也一樣。我們努力就是不想讓承諾,變成一張張的空頭支票,然而我這輩子,卻已經開了很多張...
 
唯一的辦法就是,提早達到財務自由,唯有如此,我們才不會被工作綁住,寫下一次又一次的遺憾、開出一張又一張的空頭支票...
 
如果你也曾有過遺憾、如果你今後也不想有遺憾,也許你會想要和我一起追尋:以一人公司為核心概念,追求財務自由為目標。
 
也許,你會想參與我策畫的【自由人生】讀書會。

>點此探尋屬於你的自由<



我們要的自由很簡單,只想把時間留給最重要的人。





*跟著Elton學習:
1. 有感提升文字力!文字溝通力課程
2. 閱讀也能輕鬆學!字遊主義】讀書會

更多精選主題【課程字遊】、【閱讀字遊】、【教學字遊


0 留言